中国网络消费网 >  科技 > > 正文
“猪食论”至今 抖音为何仍不学YouTube?
时间:2022-01-03 12:48:52

七个月前,腾讯视频CEO孙忠怀语出惊人地讨伐抖音,“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这几乎是对短视频以及算法分发机制批评史上最惊世骇俗的声音。

让孙忠怀愤怒到失态,发出如此离谱的言论根源,并不是抖音的分发机制,而是长短视频的版权之争。当天与孙忠怀在同一战线讨说法的,还有优酷总裁樊路远和爱奇艺CEO龚宇。

“猪食论”引爆舆论的当下,字节跳动猛烈回击老对手腾讯,引发了新一轮的“头腾大战”。字节讨伐腾讯后,双方的战火烧到了另一个领域,关于短视频的版权问题反而被模糊了。两百多天过去后,抖音在影视类内容的版权问题上并没有实质性的变革,除了下架了一些被举报侵权的视频与处置违规账号外,在防侵权技术与运营方面看不到新的进展。

热门影视综内容一直以来都是短视频侵权的重灾区。根据巨量算数在2020年公布的《抖音用户画像报告》,影视类内容紧随演绎、生活、美食内容之后,已经成为抖音用户偏好视频类型中的第四名。

针对短视频影视侵权现象,长视频多次联合出讨伐。腾讯视频、爱奇艺、优酷甚至曾联合数十家影视机构与500名艺人共同发声,诉求只有一个,要求短视频平台清理未经授权的影视内容。

2021年12月15日,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关网转发了《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以下简称《细则》),其中第93条“不得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剧等各类广播电视视听作品以及片段”,被解读为“最强版权监管”。

虽然打击侵权内容的行动一直在继续,但在短视频平台上依然大量存在没有版权的内容,抖音追剧也也并没有受到影响。新规发布至今,抖音上影视搬运的大号依然在正常更新,点赞与评论的数据也并没有明显下滑。

在版权保护上,抖音等国内短视频平台无法以“摸着石头过河”作为借口,因为YouTube和抖音的“兄弟”TikTok等国外短视频平台早就形成了一套行之有效的机制。YouTube引入的Content ID以及版权管理系统,可以通过相应的反盗版技术做到提前屏蔽侵权内容,准确率接近99%。

一位YouTuber告诉字母榜,YouTube对于版权管理十分严格,如果被判定侵权违规,需要立即删除,还有一种可能是侵权者发布的内容所赚取的收益会跟版权方共有。

微博博主“剪刀手吐槽bot”告诉字母榜,据关注bot的剪刀手反映,YouTube在版权方面的惩罚机制更加严格,一旦YouTuber的视频有侵权可能性,会收到版权警示,这相当于警告,会导致上传的人无法获利,更严重地则会面临封号处罚。在YouTube首页,列出了19条版权管理细则,其中明确提到如果一个账号收到3次版权警示,系统将会终止账号关联的频道,上传到该账号的视频将被全部移除,同时该账号也无法创建新频道。

作为国内最大的UGC平台,抖音在版权保护机制上远不如YouTube完备。

在抖音上,影视类账号涨粉很快。除了像毒舌电影这样自己撰写文案、配音、剪辑的解说类账号外,也有一些切片类账号涨粉迅猛。这些账号的共性是选取影视剧中富有戏剧性的片段加以剪辑,时长在3-10分钟左右,多个片段组成合集,配上具有反转性的文案吸引用户。这类技术含量并不高的视频一天可以发布四五条,几乎每条都会有不错的播放量。

对比来看,即使是创作度较高的二创类账号,在YouTube上的前景并不如在国内那样光明。比如,毒舌电影在抖音上有6164.6万粉丝,发布的755个作品共收获了12亿点赞,但在YouTube上,只有253位订阅者,播放量也并不高,上一次更新内容还是在七个月前。

在字节跳动成长初期,曾因今日头条版权问题多次被诉诸法庭,当时的张一鸣选择为版权买单。现在,当同样的问题摆在抖音面前,字节跳动却迟迟没有动作。

短视频搬运屡禁不止,原因在于剪辑影视、综艺片段,几乎是一门无本生意。复制或剪辑他人作品制作短视频难度低、时间短、成本低,且观众喜欢这种免费、不用看广告的视频,很容易吸引流量。

这些片段也为短视频平台贡献了大量的流量,也因此带来了巨大的营收。

根据字节跳动CEO梁汝波在年中披露的数据显示,2020年字节跳动收入达2366亿元。彭博社此前的报道,其广告营收占比达77%。巨大的广告营收中,排行第四的影视类内容做出了不小的贡献,但字节跳动在版权方面的付出与收入完全不成正比。

在去年6月长短视频将打击侵权的矛头对准抖音时,就有内容从业者对字母榜表示,抖音可以学习YouTube,将版权方纳入广告的付费分账体系中,平台通过流量获得广告收入的同时,创作者与版权方都能获得一定比例的收益,从而降低版权方的成本。

二百多天过去了,无论是在版权系统还是分账系统上,抖音并没有做出明显的改变。

抖音当前遇到的问题,YouTube也曾遇到过,只不过,YouTube做了不同的选择。

YouTube成立之初,并不会在用户上传视频前进行审核,而是被指为侵权的短片在著作权持有人要求下,YouTube会将之删除。抖音当下的做法与曾经的YouTube并无二致。

《周末夜现场》《哆啦A梦》等知名节目都曾痛斥YouTube侵权。当时的YouTube因为版权问题官司缠身,最著名的案例是,2007年,美国媒体公司维亚康姆状告YouTube及其母公司Google侵犯其作品著作权,并要求10亿美元的赔偿。

版权官司与舆论的口诛笔伐让YouTube付出了巨大代价,也让它更加重视版权问题。

2007年,谷歌开始了Content ID的研发以及版权管理系统,利用Content ID为视频发布者提供免费的内容管理方式,并且可以使其封锁、追踪和获利,让内容发布者自己拥有决定版权以自己想要的方式发布出去,给予发布者更加开放的版权管理能力。这个功能对于版权所有者免费,几乎能够帮版权者获得不菲的收益。

通过Content ID系统,YouTube可以用户所上传的视频与存储有具著作权内容视频的数据库交互比对,从而减少与此相关的违法行为;另一方面,YouTube实行了堪称最严格的侵权惩罚政策,对无视版权的Youtuber们会永久封禁账号,因而少有Youtuber会冒着侵权风险制作短视频盈利。

在版权保护意识强烈的国外,几乎所有的短视频平台都在不遗余力地守法。一位Tik Tok前分析师告诉字母榜,在Tik Tok上几乎没有剪辑、搬运影视剧的内容,“一旦搬运立马会被投诉、下线,这是常识。”

资深影视制片人程运申告诉字母榜,下架、屏蔽、限流,是平台对涉及侵权影视内容常见的处理方式,但这样的做法对短视频平台以及相关用户来说代价较大,只要没有举报,短视频平台一般都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们影视宣发也要借势短视频平台,只要是不泄露关键剧情的我们一般都不会主动向平台反映。”

显然,无论是对标YouTube还是对标好兄弟Tik Tok,抖音对于侵权内容的处理方式都略显被动,版权方不发现就放任不管,发现了才下架。这种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处理方式,对版权保护并无益处,侵权视频依然会如野草一般“春风吹又生”。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权益合伙人赵虎告诉字母榜,在PC互联网时代,海内外版权保护统一按照“避风港原则”来执行,这一原则出自1998年美国国会颁布的《数字千年版权法》,该法案规定版权所有人在发现知识产权受到侵犯时,可以向网络服务提供方请求“删除”,即“通知-删除”原则。

从法律上来讲,平台被起诉后,往往会以避风港规则辩护。但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丛立先教授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按照《信息网络传播条例》,能够构成ISP(网络服务商)并享受避风港规则的平台,功能主要是供存储、搜索、链接等空间。“但目前短视频平台很难不直接获取经济利益和不改变内容原样呈现,因此不能享受免除责任。”

在程运申看来,抖音作为监管者,要对侵权内容付出一定责任, “我们并不是对平台有过高要求,比如一些洗脑恶搞的二创,不牵扯利益关系,我们都不会要求线下。但最近我们有好几部片子都是情节切割,这严重影响了后续续集创作。”

北京安博律师事务所王亚辉律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在他看来平台通过这些视频获得流量和利益,就有义务审核作品是否侵权,况且这种海量的侵权短视频存在已久,要说短视频平台不知情那是违背常理的,“更合理的解释是,平台在利益驱使下采取放纵的态度,足以证明其具有主观侵权的故意。”

不少业内人士看来,放任不管或粗暴线下并不能解决问题。爱奇艺法务总监胡荟集在“算法治理与版权保护问题研讨会”上提到YouTube引入Content ID等版权过滤技术,通过相应的反盗版技术基本上可以做到99%以上的侵权内容屏蔽。胡荟集认为,既然海外平台在版权保护技术上能做到上述努力,国内的头部算法推荐平台也完全有能力做到。

针对越来越多的版权风险,抖音的应对措施无非是两种:加大版权投入,加强防侵权技术投入与内容审核机制。无论是哪一种,都意味着要花更多的钱在版权内容上,这对于向来看重ROI的字节来说,可能是个困难的决定。

在抖音上追剧,已经成为了很多年轻人的日常。

在抖音上追过多部影视剧的黄橙子告诉字母榜,去年《延禧攻略》在爱奇艺下架,想要重温剧情的她在抖音上找到了片段,几乎可以追完一整部剧。

也是在那时开始,追剧占据了黄橙子刷抖音最多的时间。“在抖音上看到了以前没见过的各种不知名的古装剧、TVB新老剧,现在一部剧动辄四五十集,追更新实在太费时间了,在抖音追剧只看精彩剧情就可以了,省时又省力。”

由于用户消费的偏好,这些侵权内容能获得超强流量,因而在抖音上长盛不衰。这样的情况,与今日头条起家时如出一辙,只不过侵权的对象由当初的图文,转变为现在的长视频。

在今日头条刚开始的那几年,就曾因侵权问题被多家媒体相继起诉,侵权官司缠身。搜索新闻关键词“今日头条 侵权”,至今都还能看到各大知名媒体起诉今日头条侵权的报道。

作为一个内容聚合平台,今日头条一直强调自己不生产内容,所以它没有自己的内容生产团队,一开始也没有总编辑。但版权始终是悬在今日头条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为了解决版权困境,字节跳动招聘了不少拓展能力强、出身门户网站的媒体人,加强内容运营。面对与传统媒体的纠纷,今日头条采用的方法就是双方合作,并且为版权付费,包括内容页合作和开通头条号等方式。尤其是形式和微信公众号相似的头条号,让今日头条很有效的规避了版权风险。

作为与今日头条产品逻辑类似的内容聚合平台,抖音不可避免地遇到了版权纠纷。2020年,字节跳动买了《囧妈》《大赢家》的独播权,也曾买了《中国好声音》等综艺的版权,但效果并不理想,这也让字节跳动降低了购买版权的优先级。

长期关注内容生态的投资人吴昊对字母榜表示,抖音曾经想要购买版权,但字节内部发现性价比不高,还会陷入传统的版权竞争游戏当中,所以购买版权的优先级并不高,“对于字节系产品来说,ROI始终是重要的考量标准,购买版权的ROI不划算。”

在吴昊看来,目前抖音已经成为第二大国民级应用,未来要面对的考验是内容的持久度和生命力,“如果你的内容太单一,无法提供更丰富的内容的话,用户也不是离不开你。”

从用户的选择来看,影视剧内容依然是刚需,这也是抖音无法放弃剪辑内容的重要原因。在过去一年里,抖音通过与官方合作解决了一部分版权问题,但这些合作无法根除大量的影视切片内容。学习YouTube通过算法在事前预防,或者将版权方纳入享受收益的环节,或许有可能环节长短视频之间的矛盾。

长视频们多次通过版权声明将枪口对准抖音,但其诉求并不是把短视频和长视频对立起来,而是希望构建一个健康的长视频平台、短视频平台和第三方影视机构之间的版权利益分配方式。

这对于字节跳动来说,也是必然要走的一步,从而确保一个健康良好的内容生态。

(程运申、吴昊为化名)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中国网络消费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网络消费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络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中国网络消费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热文

Copyright @ 2011-2020 labs.sos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AI网 版权所有
邮箱投稿:553 138 779@qq.com

备案号:豫ICP备2002287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