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消费网 >  科技 > > 正文
中国最暴利的生意 阿里、京东等大厂抢着做!
时间:2022-01-03 10:31:08

最近两三年,有个烂大街的词——消费主义陷阱。

在知乎微博上搜关键词“消费主义”,能搜出数百条内容。

互联网公司涉足金融领域,网贷普及后,这种情绪更是放大。

目前阿里、京东、腾讯、字节跳动、小米、百度等十多家互联网大厂开通了消费贷业务。前两天中国信达认购蚂蚁集团消子公司20%的权益,此举是阿里金融巨头重组业务的最新一步。

01

提到消费主义陷阱,立刻浮现出这样的画面:写字楼的精致白领女性,看中了公司附近奢侈品店的LV、Parada包包,在玻璃橱窗外徘徊了一个月,等到发薪日,拿出全部月薪,再从花呗借钱,买下了包包。

照我说,这是典型的五环内视角。

“五环内人群”,原词是拼多多老总黄峥发明的,然后越来越多的人注意到了这个现象。无论是知乎还是微博豆瓣,主流价值观是北上广五环内中产的价值观,远川研究所发过一篇流传很广的文章《北上广没有靳东,四五线没有李诞》。

尽管五环内人群有时候装穷哭惨,自称“打工人”,装出无产阶级的模样,但他们骨子里是跟四五线广大人民群众脱节的。

知乎微博豆瓣提到消费主义和金融信贷,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大都市上班族和大学生,他们想不到几个月结一次工资的建筑工,想不到资金链时刻紧张的县城小生意人,想不到因办婚礼葬礼而负债的农民。

曾为多家互联网公司担任金融产品顾问的专家梁宁分享过一个故事:

她的一位朋友曾经开办一家网络小贷平台,每天超过300万人在平台上申请贷款,通过大数据筛查之后,最终100多万人能够获得贷款。绝大多数人的贷款金额为200元-1000元,周期大概是两个星期到两个月。她一度对此感到疑惑,什么人200元还需要贷款,难道不能找到朋友借吗?

最终通过数据分析得到的答案是,很多人离发工资还差两个星期,实在没有钱撑不下去了,需要借200块钱撑两个星期。这些人周围圈层的人也在借网贷,大家都需要钱,没有人能够相互搀扶一把。

经济学家李迅雷有个著名的论断,“中国有10亿人没坐过飞机,4亿人没用过抽水马桶”。

这些低收入群体,也是在网络平台上申请200元-1000元小额贷款的人群。我完全可以想象得到,草根体力劳动者的困境,跌倒骨折病了去医院,90后00后年轻农民工谈对象,有家室的父亲给儿子女儿生日买礼物,需要钱的时候手头总是紧张。

别说底层出卖劳动力的人,经济好点,开一家店、开一个小厂房的生意人,他们谋生也是不容易的。在钱的问题上,中小企业主可能更发愁,我见过太多的商家本来有希望渡过僵局,但是资金链断裂,一分钱难倒英雄汉。

2020年在疫情打击下,我国共吊销注销个体户、个转企等主体301万家。按照2019年第四次全国经济普查的数据,一家个体工商户可带动2.37个人就业。由此推测,百万小店倒闭,会影响多少人生计。

大家还记得这条新闻吗,上海市的一家奶茶店主秦某,现金流短缺,付不起门店房租,迫不得已,在直播平台上开设色情直播间,出卖色相,最后被当地人民检察院以传播淫秽物品牟利罪抓了。

谁来借钱给可怜的农民工,借钱给可怜的小微企业主?

这时候,互联网金融登场了。

02

很多人对网贷的看法是一个字——黑。

就拿京东金融来说,大家在平台上贷款4000元,一年还清,利息为752.03元,折合年化利率18.8%。相比之下,传统银行消费贷款平均一年期利率在8%-10%之间。

前两天,有条微博全面整理了,互联网金融贷的年利率。

黑不黑?

确实黑,放高利贷的人,良心比乌鸦还黑。

但是,良心不黑的银行在哪呢?

当农民工有消费贷款需求的时候,银行、其他金融机构借不借钱呢?

中国最早成立信用卡业务的招行,2003开业首年发卡60万张,第二年新增发卡222万张。

到2009年,几家国有大行和招商、广发等机构,信用卡加起来突破了千万量级。即便在信用卡业务的黄金年代,数亿底层草根群众沾不到边。

对申请人的信用审核最严格的浦发,要求用户至少要提供四份文件——身份证、年收入3万元以上的收入证明、工作证明以及家庭住址。能达到门槛的,显然只有中产群体。

中小企业主,日常消费买买买,银行欢迎,但是到了经营生产方面,银行就闭门谢客了。中小企业融资有多难?

首先贷款利息,浮动幅度一般在20%以上;其次抵押物登记评估费用,一般占融资成本的20%;最后担保费用,一般年费率在3%;扣除风险保证金利息等其他名义后,多数金融机构在放款时只有本金的80%。

2005年的《中国民营企业发展报告》披露,根据抽样调查显示,我国民营企业自我融资比例达90.5%,银行贷款仅为4.0%,非金融机构为2.6%。

中国中小企业融资需求途径(单位:%)

改革开放以来,民营经济尤其是浙江企业自食其力,依靠宗族等传统载体,获取第一桶金。原本一穷二白的温州,通过“标会”等民间金融形式,互相帮衬,变得富裕。

简单介绍下标会,就是几个熟人以信用担保,拿出自家的老本,放在一起。发起人称为会首,他是团体的灵魂人物,每月或每季开标一次,第一次聚会投标,一定是会首得标。后面,每一个会员都有得标一次的机会。

具体条规各个地方,细节不同,但宗旨是相通的,就是信任,不能贪污,不能卷款跑路。

所以,中国只有一小部分群体能实行民间金融互助,大部分熟人借贷很难的。借钱的人是窘迫而尴尬的,他要降低尊严,拉下脸来找朋友借钱,做好被拒绝、被奚落的心理准备。

我估摸着,很多人遇到过亲戚朋友老同学来借钱的情况,而多数人不会爽快地借出去。熟人要借个八万十万块,要不要立字据,走法律程序?借的数额不大,几百几千的,要不要利息,要不要催债,是不是猴年马月才收回钱?双方之间有太多抹不开的话,说不清的人情关系。

现在,一大堆媒体人写口水文章,大谈“资本万恶”“互联网巨头作恶”,我敢打赌,这些媒体人真到了自己手头紧张的时刻,恐怕多半找网贷,只有网贷肯借钱给他。

03

当然,网贷的弊病是客观存在的,这也不能否认。

看看抖音上面推送的借贷广告。

“一秒安排,只需60秒,最高200000,借1000日息低至0.3元,不用抵押房和车,稳得一批,丝毫不慌!”

“月息超低,不到一瓶啤酒的钱。”

看上去利息很低,但换算成年化率就高了,商家就是用这种诱导话术来忽悠老百姓。

有的APP还会做手脚,美团外卖和美团买菜的用户会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被平台开通了美团月付的金融服务,然后又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逾期贷款而被送上征信名单。

那么,对于这些恶劣行为,是该规范引导,还是一刀切,全部取缔?

管制可以消灭互联网金融产品,但消灭不了借贷需求,没了网贷,就是以前的民间高利贷模式。稍有点社会经验的人都知道,民间放贷可比互联网企业要狠多了,泼油漆、上门滋事,什么样的讨债方式干不出来。

金融乱象在西方发达国家也出现过,1950年代信用卡诞生,在美国大受欢迎。然而,很快失控了,大大小小的金融机构竞争激烈,各家银行为了拉客,无所不用其极。

信用评级公司们为了获得最详尽的数据,收集客户隐私,甚至从儿童开始抓起,客户又反过来造假,银行之间、银行与客户之间的欺诈行为频频发生。

几年之后,信用卡活跃客户数量不增反减,整个行业一片乌烟瘴气,那情形跟今天中国的网贷差不多。美国后来如何走上正轨的呢?华尔街的高管意识到,事情不对劲了,创立信用卡联盟,既保证各家银行有序竞争,又能让持卡客户享受联盟的统一福利。

1976 年,随着跨国交易增多,为了突出信用卡的国际性,联盟名称改名为 VISA,业务红红火火,一直持续到今天。

VISA 改变了美国人的生活方式,同时促进了经济繁荣。先买后付和分期付款的新消费模式,拉动内需,50% 的汽车、冰箱售出时,用的是分期付款。消费刺激生产,生产又推进消费,社会经济环环相扣。

今天中国网贷是正常现象。互联网公司放贷拥有天然优势,左手有流量,右手有数据沉淀。用流量推广产品,用数据精准获客。

郎咸平在节目里说过:花呗、京东白条的坏账率非常低,只有1%左右,建行小微企业的普惠贷款,大概余额已经有上万亿了,坏账率1%而已。

这可能有夸张成分,但互联网大数据能减轻金融风险,确实有效。

网贷存在的毛病也很大,应该进行规范,互联网提供金融便利性的同时,应该禁止做诱导借款的广告,禁止向未成年人推广。相信,行业自我清理后,能像欧美发达国家一样,促进繁荣。

归根结底,金融工具本身是中性的,就看人怎么用。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中国网络消费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网络消费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络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中国网络消费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热文

Copyright @ 2011-2020 labs.sos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AI网 版权所有
邮箱投稿:553 138 779@qq.com

备案号:豫ICP备2002287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