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消费网 >  科技 > > 正文
禁止“二创”新规出台 影视剪辑造富神话终结?
时间:2022-01-02 10:42:44

凭借“大自然的搬运工”,农夫山泉造就了中国首富钟睒睒。而在短视频平台,也存在这样一类工种,影视剧搬运工,通过剪辑影视剧二次创作(二创)造富。

他们涨粉速度极快,有人半年时间涨粉100万,有人2个月涨粉621万,甚至还有人一个月的时间便涨粉700多万。在整个互联网流量红利见顶的大背景下,他们逆势上涨,粉丝积累速度完全摆脱了平台大盘增长停滞不前的桎梏。

流量即商业价值,超高粉丝量为他们带来了超高收益。一位影视剧剪辑师告诉Tech星球,剪辑可以涨粉,粉丝就是钱,1万粉丝的账号价值600-1000。她的账号700多万粉丝,每个月收入达到30万元。

收入来源主要有:一是承接西瓜视频影视剪辑任务,即西瓜视频为剪辑视频买单;二是收徒,粉丝量达到一定级别之后,收费培训其他人做影视剪辑;此外,还可以做影视任务、游戏任务、音乐任务、视频带货、星图任务、西瓜视频任务等等,变现渠道很多元。

看起来是一个可以实现闭环的商业模式,门槛低、几乎0成本,凭借剪辑技术就可以发家致富。然而,这条致富密码最大的bug在于,影视剧很多时候没有获得上游影视剧版权方授权。

因为版权侵权纠纷,腾讯字节两家多次对簿公堂。公开报道称,腾讯今年半年的时间内,以侵害著作权为由,在全国13个省份的18家法院起诉抖音168次,向抖音索赔近30亿。

剪辑师云剪告诉Tech星球,抖音流量最大的类型就是影视类,大概占比30%。这些影视类内容是否都拥有版权?对方称,“抖音99%都是没有授权的”,某种程度上平台似乎默许了这类“二创”剪辑短视频内容的存在。

近日,被称为史上最严新规出台,中国网络视听节目服务协会发布《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其中规定,短视频平台不得出现未经授权自行剪切、改编电影、电视剧、网络影视剧等各类视听节目。这意味着,短视频平台上的影视剪辑造富神话,进入终结倒计时。

然而,眼下,新规暂时并未给短视频平台造成任何影响。抖音、快手、B站依然存在大量影视剧二创剪辑账号,他们还在正常搬运、剪辑、涨粉、收徒、变现。

二创剪辑账号22天涨粉759万

影视剪辑类账号的涨粉速度让人咂舌。

小婵今年3月份在快手开启了影视剪辑创作,9个月时间,涨粉150万。她的剪辑内容囊括类型很广,既有海外韩剧、电影,也有国产电影电视剧,还有最新电影《雄狮少年》等宣发合作视频。每条视频关联的标签都带有快手特点、快手娱乐星熠计划第五期,似乎对外宣告着,这些剪辑视频的“合法性”,都是经过平台审核通过的。

小婵告诉Tech星球,她的涨粉速度并不算太快,很多账号一个月就能涨到一百万。在她看来,只要保持连续更新,上了热门,涨粉都会很快,跟是否是热播剧没多大关系。

粉丝积累到一定量级,她开始尝试收徒变现。一对一教学,培训学习影视剧剪辑,收费价格是398元。线上教学,教学内容包括,视频剪辑,以及教会学员如何下载影视剧,也会提供下载渠道。还有抖音、快手两个平台推送与运营,因为两个平台推送方式和运营规则不一样。

小婵称,她现在每月收入在三五万元。

跟小婵相比,梦紫的涨粉之路更为“神速”。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她的抖音账号便积累了759万粉丝。

她的剪辑视频大多为西瓜视频导流,每条视频都有明显的引导观看全集标志“左下角看全集”,每天更新频次比较高,一天大概上传30条左右的剪辑视频,意味着每天剪辑30部左右电视剧片段。

目前,梦紫账号主页显示,该账号总共上传了538条视频。粗略去重之后,剪辑的影视剧数量应该在500部左右。每条视频的点赞数量并不是很高,很多在一两千左右。

在抖音,以“影视剪辑”为关键词搜索,可以搜出来上百个相关账号。其中有一个影视解说类账号,从今年12月18日开始转型集中发布影视剧剪辑视频,目前该账号已经拥有1594.4万粉丝。

颇为吊诡的是,该账号除了三个置顶视频点赞量在百万量级以上,其他视频只有几千点赞量。商单广告视频点赞量更低,通常只有几百。

一个影视剪辑账号变现方式有很多,但眼下,剪辑师们的主要变现方式都集中在了“收徒”。梦紫教别人学习视频剪辑,一个人收费499元。

梦紫称,剪辑可以涨粉,粉丝就是钱,1万粉丝的账号价值600-1000元。她的账号700多万粉丝,每个月收入在30万元。在抖音,她已形成账号矩阵,同类型账号有5个。

“2-3天学会,7-15天变现,刚开始做的话,一个月只能赚两三千。”

影视剪辑培训月入20万

一个行业,最先吃到红利的,可能是食物链顶端的“培训导师”。玩家在收割红利前,率先被知识付费收割韭菜。

剪辑师云剪告诉Tech星球,他的上级师傅有很多账号矩阵,收徒的收费标准是499元,有专门的团队在运作,既有视频教学,也有学员直播课。老师会帮助学员审核、修改视频解说文案,他们行业共识是,剪辑视频作品爆不爆,文案占很大原因。

“一个月收了400个徒弟,她主要现在以收徒为主,创作为辅,一般2-7天就能学会。”算下来,他师傅一个月在学费上便营收20万。

云剪称,很多教学的剪辑师,甚至有几千上万个学员。如果按照500元学费计算,收入在百万甚至千万元规模。但行业鱼龙混杂,其中不乏割韭菜的。“一些是出了名的割韭菜,都是视频教程卖给你以后,对你不管不顾,投诉几乎没用,因为那是服务差,又不是诈骗。”

云剪此前从事实业生产,后来生意不太景气,便转型做了自媒体。从实业到新媒体,跨界难度并没有那么大,云剪报了一个剪辑课程,很快便学会剪辑。与其他创作者不同,他主要做经典韩剧剪辑,目前收入主要来自于流量收益,引导用户去西瓜视频看完整版,就是流量收益。西瓜视频平台根据视频播放量给创作者进行流量分成。据他分享的分成截图,一天更新的两条视频,160多万的播放量,收益2000多元。截至目前,云剪抖音账号共计更新74个作品,收益近10W元。

收益不低,但云剪的目标并不在流量收益。他给自己规划的崛起路径是,3个月做到100万粉丝,因为100W粉丝之后,便具备了收徒的资格和能力 。“流量收益跟那比起来算不上什么,我现在唯一目标是冲粉丝,我要尽快达到100W粉。”

剪辑影视剧自有规避版权风险的套路,一般,平台独播剧不要剪,最新上映的影视剧,不能剪。独播剧、新上映除外,虽然很多影视剧有版权,但是几乎没人管,属于打版权擦边球。

按照他们讲述的逻辑,学会影视剧剪辑之后变现方式很多:中视频流量收益,影视宣发,视频带货,成为视频剪辑大佬后也可以收徒变现。

尽管《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中规定短视频平台不得剪辑未经授权的各类视听节目,对“二创们”有可能造成毁灭性打击,但几位影视剧剪辑师在招生时并没表现出任何焦虑。相反,他们甚至很笃定,短视频平台比他们更需要影视剧剪辑视频吸引流量。“短视频平台99%没有授权,你觉得抖音会放弃这部分流量吗?”

长视频的鸡肋,短视频的软肋

长短视频之间的战争,在今年尤为激烈。

今年6月,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上,“爱优腾”(爱奇艺、优酷、腾讯)三家长视频平台高管颇为罕见的达成统一战线,一致对外,就版权问题公开炮轰抖音、快手、B站。最新出台的新规,更是被视为对短视频平台二创账号的致命一击。

事实上,在版权问题上,没有平台完全无辜。腾讯与字节双方在版权上互为攻讦起诉。公开报道称,今年腾讯以侵害著作权为由,在全国13个省份的18家法院起诉抖音168次,标的总额超过29.43亿,其中上亿的案件有4起,分别是《斗罗大陆》、《你是我的荣耀》、《扫黑风暴》和《斛珠夫人》。

字节跳动则在6月份向重庆一中院提出对电视剧《亮剑》的行为保全申请,要求腾讯视频立即删除涉及《亮剑》的侵权内容,并采取有效措施避免侵权重复出现。

短视频平台没有直接侵权,但允许或是默认二创剪辑用户侵权,某种程度上双方共同完成了侵权行为。

浙江一墨律师事务所律师陈特告诉Tech星球,一般来说,细则发布即实施,《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21)系由《网络短视频内容审核标准细则》(2019)修订而来,基本内容不变,故采取了发布即实施的生效方式。

通常情况下,电影版权方会授予视频平台复制权和信息网络传播权,如果仅这两项权利是不能够对电影进行二次创作的,会涉及到改编权。当然如果连同改编权一同拿到,那进行二创是可以的。但是电影版权方一般不会授权改编权,因为会导致权利不可控,而抖音、快手、B站又有通过短视频平台引流的需求。为了解决这个矛盾,双方一般会在授权合同中予以具体明确在短视频平台中使用的方式和范围。

但即使抖音、快手、B站等短视频平台通过协议拿到了二创的授权,也并非所有的作者都可以使用,需要获得短视频平台的授权才能进行二创。

据云剪透露,抖音上影视剪辑头部账号中,毒舌电影、布衣探案、靖公子三家视频版权是有授权的。“这三位人家一年收入几千万,版权授权费,几十万人家还是付得起的。”

“99%没有授权”,平台则需要承担连带责任。根据民法典第1195条、1196条及1197条的规定。首先,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或者应当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即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其次,如果网络服务提供者不知道的,则在接到权利人通知后有转送通知,并根据构成侵权的初步证据和服务类型采取必要措施(即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的义务,否则也要承担连带责任。

最后,根据《最高院关于审理利用信息网络侵害人身权益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四条的规定,如果网络服务提供者以涉嫌侵权的信息系网络用户发布为由抗辩的,法院可以根据原告的请求及案件的具体情况,责令网络服务提供者向法院提供能够确定涉嫌侵权的网络用户的姓名(名称)、联系方式、网络地址等信息。

长视频平台常年深陷亏损泥潭无法自拔,其他诸如超前点播等变现模式又先后折戟,生存危机爆发,爱奇艺裁员直接暴露了长视频平台生存窘境。遏制短视频平台版权侵权问题,虽然无法解决“爱优腾”根本问题,但从结果来看,短视频平台内容供给生态将受到影响。

短视频平台一分钟浓缩看剧看电影,或将一去不复返。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中国网络消费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网络消费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络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中国网络消费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热文

Copyright @ 2011-2020 labs.sos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AI网 版权所有
邮箱投稿:553 138 779@qq.com

备案号:豫ICP备2002287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