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消费网 >  科技 > > 正文
了不起的张明兰和她手机班的老人们
时间:2021-10-25 12:36:20

67岁的张明兰生活的很大一部分都与手机有关。对独居的她来说,手机是她的「好伴侣」;同时,她也因玩手机而结识了一大群老年朋友。她在南京几所老年大学的智能手机培训班给一群和她年龄相当、六七十岁的学员上课。她在课上不厌其烦地一遍遍手把手教他们,课后带他们在淘宝、拼多多买东西,领红包;在家里聚会,帮他们解决手机使用中的一切问题。

年轻人早已习以为常的智能手机,在老年人的世界里却是近乎神秘暗室的存在,面对陌生而复杂的按钮机关,他们无所适从,心生畏惧。时代向前,他们不知不觉间就被卷进了这种尴尬甚至艰难的处境。张明兰是他们中的一个例外,她很早就开始玩电脑、玩智能手机,她「不怕」,拿到电脑和手机就自己摸索,「瞎点」。久而久之,就成了熟手。她像买玩具一样玩蓝牙音箱、运动手表,经常在拼多多和淘宝网购,在餐馆吃饭的时候会熟练地使用美团的优惠券。此外,她还曾经组装了一台电脑。

张明兰的例外让她成为她的群体中的一个能够设身处地的翻译者。她将智能时代的新事物用老年人熟悉的语言讲出来。比如,剪辑APP的「+」就是大锅,照片就是买好的菜,剪视频就是烧菜,「你全部把它丢到加号里头,就是甩到锅里面,底下那排标志,色调、明亮度等等,那就是油盐酱醋」。更重要的是,她能够将最简单不过的操作也耐心地教给老人们。对不少老年人来说,连WiFi、用鼠标、设密码都是不同程度的挑战,甚至是始终无法解决的巨大难题。

让老年人身处此类困境的不过是每个人终将遇到的衰老。因此,这是一个与每个人有关的故事——不只是因为他们是我们的父母、爷爷奶奶,他们也是我们自己。就像张明兰自己所经历的,她还年轻的时候,嫌母亲记性不好,「一天到晚找眼镜」,现在轮到她自己了,「有时候老花镜放在头上面,还在那找」,「有时候一下子能戴两副老花镜,笑死」。

以下是张明兰的自述:

文|三三

编辑|沈时

图|视觉中国(除署名外)

手把手地教他,过一个小时又忘了

我是2004年退休的,从一个纺织厂退休后,觉得没事干,就跑去上老年大学。上了两年,把电脑知识全部学得差不多了。到了2010年,普及智能手机了,我自己买了手机。拿着手机玩,每个按键按一下,支付宝这些东西,我都是自己搞的,我没跟人学,就是自己搞。到2016年,听说老年大学开展手机学习班。后来我想去学习学习吧,作为我们老年人来说,没事干嘛,就跑到学校玩。现在的老年人上老年大学,就是去交友,像是一个娱乐项目。

有一次,我的老师突然生病了,他觉得我学得蛮好叫我代课,到几个老年大学去上课。这样一代课了以后,就不可收拾了,大伙认为我讲得比较好,老年人比较能接受。为什么呢?就是因为我是自己摸索出来的,我是怎么学习的,我是怎么运用的,就教他们这些,他们容易懂。

我主要教几块,挂号,出行,怎么用支付宝,怎么用微信聊天。我昨天上课的时候,就是教他们用微信。你把微信打开,找到我们俩聊天那个画面,底下有一个「+」,点开不是有几个方块嘛,每个方块讲一遍,跟他们讲怎么用,给他们每个人练习。一个方块练习大概10分钟到15分钟。

我跟他们讲微信是一个大厨,里头每个方块是他的抽屉,抽屉里面放的什么东西,只要你打开看就知道。我昨天讲了五个,相册(图片)、拍摄,视频通话、位置、红包,后面我都没讲。两个小时讲了这么多,他们已经接受不了了,你再怎么讲?视频通话,你点它一下,不就OK了吗?他就不会用,非要叫我跟他两个人交流以后他才会用,就是这样子。

盖高楼大厦,你要从基础打起。第一堂课是连WiFi。光连WiFi,基本上都要教半个小时才能学会。反复地练。你找到这个信号源,问密码是多少,就可以了——你我都懂,但是他们就是记不住,就这个问题反复讲反复讲。和小朋友上学一样的,有的好,有的差。有同学今年学到第二年了,他还是不会连。你跟他讲,手把手地教他,过一个小时他又忘了。

他们会遇到各种问题。手机没声音了,字体变小了;怎么屏幕会黑?怎么搜不到信号?我就给他们简单粗暴地讲,飞行模式不能打开,恢复出厂设置不能点。像相册,他们找相册,找到了一个,点击,不就翻一下吗,他翻过了就转不回来了。跟他们讲返回,他就找不到了,返回不了了。发图片,我说点发送,有的人他点出去了,有的人还在图片那里。他反应不过来。

从2009年我就发现了——因为2009年我就在老年大学当辅导员了——凡是文化高的,就是在大学里面工作的,或者他是干部什么的,他们就要比退休工人学得快。比如讲你看无论是教「绘声绘影」,教PS,他们这些人笔记记得快得不得了,一教就会。但是有一年大概班上收了42个同学,教初级电脑,42个同学有一半是退休工人。就教他们拿鼠标,一学期15节课下来还有人不会拿鼠标。讲的时候都讲,张老师你讲得很好,我们听懂了。下课之后鼓掌,鼓掌了以后,又全部还给我了。

我会跟他们讲,问题懂不懂?不懂就继续再讲。我就觉得,要说他们给我的感觉,就是非常笨。但是我从来不讲,我不开这个头。我说没关系,我的记性也不好,你主要没有钻进去。你叫我学一样新东西,我现在学得也不快对吧?比如说学唱歌,我就五音不全,我就举例子,反正把我的缺点都告诉他们,所以你们这些记不住,不是毛病,就是你不够热爱。

下课了以后,好多老年人就缠着你问。问我怎么玩地图,我说你要找一个对话框,对话框上不是有个放大镜吗?找了半天。他们学的态度很好,很认真,记笔记也记得很认真,但就是记不住。其中有一个老太太,我讲「打开微信」,「打开微信」四个字记下,「点『我』」,就把「点『我』」写下来,你讲每一句话她都记下来。但是回家不复习,跟我讲,回家我没时间看。我说那你这个就白记。这个东西,是要花时间摸索的。

张明兰给老年大学学员上课 图源受访者

老年人学习就是这个样子

我跟他们讲,你们要练习。其中有四个老人,两个是一对夫妻,家里都没有宽带,没有流量,他们就靠这一个半小时,到我这来学,我说这怎么学得好呢?你回家最起码要练,对吧?

他们也不是没有钱,就是认为没有必要装。我教他们打车,但问题是大部分老年人他没有网,他出去了,有手机都用不成。好多老年人都没有流量,老年卡,最少的套餐,8块钱一个月。有的人是19块钱套餐,他就是买东西用,平时他都关掉的,很节省的。我就跟他们讲你们一个月少吃一盘鸭子,这个流量就够了。他们都不知道自己什么套餐,有多少流量,这个问题我准备下个星期教他们。

昨天最后是教红包。每个人都发了,每个人发一块钱。我是发了一个五块的,我怕他们心疼钱,我就让他们发一块钱。他们每个人都发,发得很好。昨天教了15个。完了课堂气氛很好,很开心。

还有两个老人没有密码,他发不出来。他说要回家问小孩。好多人他不知道密码,小孩不告诉他,就怕钱没了。老年人多多少少都有一些存款,为了让子女放心,我也不喜欢他们把工资卡和支付宝这些混到一起。我教他们去办一张空卡,存个一百块钱在里头,工资卡,我坚决不会帮他们绑的。万一人家丢了钱,子女不就怪我了,对吧?卡不会开,有时候就陪他们去开。所以他们对我还蛮喜欢的,我也蛮自豪,能跟他们打成一片。

我很坎坷的,从2014年开始,每年不是这个地方有毛病就是那个地方有毛病。2018年换了关节,2019年出了车祸,半年卧床。一个公交车,整个后轮从我腿上滚过去,腿上的皮全没了,但是骨头没有坏。奇迹。他们就讲我好心有好报,菩萨保佑我。我回来了以后,照理说我不去上课就算了,他们还要喊我去。不去不行。他们好多老人讲了,张老师不来我们就不来了,只听她课。

他们认为我有耐心,所以愿意跟我学。儿女都嫌他们烦,没有耐心教,所以他们愿意到学校来学。我最近这段时间有事,我就跟他们讲,我说我11号不能来给你们上课,校长说找个代课老师,讲下节课要讲的内容。他们不同意,他们说要我给他们补课。

老年人学习就是这个样子。反正就是要一遍一遍地教,要不厌其烦地教,一个问题要讲好多遍。老年人都是大脑不好的人,我们个个自己都讲自己大脑不好。包括我在内,比如说我有时候老花镜放在头上面,还在那找,有时候一下子能戴两副老花镜,笑死。我老花镜多,我都备好的,找不到就戴,有的时候往上摸,老花镜不就在头上吗?我以前笑我妈,一天到晚讲,我眼镜到哪去了?我就嫌她,一天到晚找眼镜,现在轮到我,快70岁了,我自己找眼镜。

有一天他们打电话给我说移动公司也在教老年人用手机,你去看看。后来我就去看了,散会了以后,我给他们大学生讲,我说你们不能这样教,这样教等于白教,徒劳。他就简单地介绍,一节课,一定要把手机的几个软件全部讲了。这样能学会吗?不会的。

所以现在他们就喜欢我教,说我讲的听得懂。有一个老师,他是教高级班——实际上高级班也没什么东西,一个APP,比如像剪映、彩影这些APP,他们就教这些东西——后来他们说,老师,听不懂,老师叫我来讲一下。我就跟他们讲,剪映,不是上面有个「+」,那加号就是一个大锅,你要烧菜不是要买菜吗,我形容视频和照片,是你的菜嘛,你全部把它丢到加号里头,就是甩到锅里面,底下那排标志,色调、明亮度等等,那就是油盐酱醋,你想怎么搞就怎么搞,就是这么简单。这样解说,他们不就听懂了吗?

四川成都,一位参加智能手机培训的老人

主要是一个兴趣问题

我现在天天是跟手机作伴,手机就是我的一个好伴侣。晚上有时候不想看电视,就在弄手机看。

我跟你讲我是怎么回事。2005年我儿子结婚,儿子结婚以后,他就不跟我住对吧?他就搬了一个电脑回来,我送你一个电脑,你自己去玩吧。我就在家,就玩了。什么键盘怎么用,不会,就是会玩,会打游戏。

最早的是联想的台式电脑。后来2010年的时候我不是学了电脑组装嘛,我就自己组装了一个。就是买零件回来,往上插。很好装的,因为它每个口都相应地对着就行了,你只要能插进孔就行了。就像搭积木一样,你慢慢搭就行。

2007年,2008年的时候,我们家小孩又把笔记本给我了,反正他不用的都往我这边塞。我最多的时候,家里能摆三台电脑玩。我们家儿子就讲——因为我一个人住嘛,他怕我寂寞——你有了电脑你不是朋友就多了吗?在家没事干,你又不要带小孩,不就整天玩?所以我家每天都是好多人。就是玩游戏,一个是连连看,一个是消灭星星,要么就是祖玛,打牌——一打就能打三四个小时。

我2010年就开始用智能手机了。那个时候电信不是每年搞活动嘛,充话费送一个手机,改套餐送手机,我那几年老换手机。这些年基本上两年一个手机。2013年,我过60岁生日,我们家小孩给了我一个三星的。后来买了一个LG的,酷派的,酷派用过了就用联想,联想用过了就用OPPO,一直到现在。

主要是一个兴趣问题。没有什么难的,你有兴趣了你就可以。我是比较喜欢电脑方面的知识,所以我就学得比他们快一点,早一点。

我拿到手机,就玩,瞎点。从什么消灭星星开始玩起,祖玛也能玩,后来慢慢地就是会看银行卡。2014年就开始用支付宝。我看人家用支付宝嘛,我自己下载一个支付宝,把它打开来看看,不就会了吗?下载一个APP,我是喜欢把每一个点开来看一遍。就比如讲,生活缴费,把它打开以后,电话费怎么缴,水费怎么缴,这些都没有人教我,我就自己看看就会了。我还下载了一个国网江苏电力。你把它打开来以后,你每天用多少电,都能看到。

我跟他们讲,要多练,拳不离手,曲不离口。你回家没事干就拿着手机玩,哪个按键是干吗,哪个按键是干吗,都玩,就能用了。手机不会点坏的,每个打开来看一下,就行了。你经常用用不就会了吗?教是教不会的,一定要自己实践。

我今年买了个打印机,就可以打印照片,他们需要什么东西,我就可以打印出来,就玩这个。反正我是什么好玩就玩什么。现在主要是什么?有吃,有玩就OK了。

我认为有了手机,现在的生活很方便。我从2015年开始到现在不用到银行。有一段时间,他们请我到泰国玩。我也出过洋相了,跟大部队走散了。走散了以后怎么办?泰语听不懂,我就把中文翻泰文打开,我说中文,他们泰国人就能听泰文,不是就用上了吗?

好多老年人有抵触情绪的。像我有两个朋友,男的是80岁,女的也是80。就是不用手机。后来我跟他讲,抢红包也抢不到对吧?我说你会了,交话费、煤气费、水电费就不用跑了。后来教他在南京银行办了一张空卡,抢上了红包。这次天天要健康码,他没办法了,就把健康码学会了。

通过这次疫情,他们体会到没有手机不行。上车要检查健康码,好多老年人都不会。怎么办呢,要到居委会开证明。一张证明只能用一个星期。现在你没看健康码变了吗,有个行程码在里面,你到过哪里,它都能显示出你到过哪里。还有健康码,以前时间是很小的,现在时间很大。好多人叫子女弄一张图片摆在里面,现在就不行了。要活的,就是时间可以跳的。

志愿者在指导老人使用智能手机申请健康码

「你本事真大」

现在有的老年人就讲寸步难行,我说,你们现在学手机就跟以前刚解放的时候扫盲是一回事,你不愿意做文盲,好好把手机学会就行,要与时俱进。

像打车,以前可以招手,现在招手没有了。我会教他们打车,前面学了打车,过后都会说「谢谢张老师」,「我家爱人昨天生病,正好跟你学了打车软件」。

但很多时候,一有事还是要来找我。就讲,张老师,又要麻烦你了,明天要看病了,给我挂个号。像我那个朋友,只学会了一个健康码,挂号到现在还没学会,每次都是我代他挂。他不学,说记不住,挂号要验证码,验证码不是快嘛,30秒,填不到。

我哥在黑龙江插队的,去黑龙江旅游就想到过去的兵团去。他不会打车,我就在南京帮他打车。他想回上海,叫我给他买票,我一看火车票比飞机票贵,我说算了,给你买飞机票吧,600块钱。我家哥说,你本事真大(笑)。今天他还来电话,说手机坏了,用不起来了,说等我有空陪他再买。

有一天下大雨,有个同事怎么都打不到车。没办法,我就从家代他打车。打好了以后,他到哪里我就知道,我说你现在到西安门了。他爱人觉得好玩,后来跟我讲,你怎么知道我们到哪里了?我说我代你打的车,有行程,我能看到。我昨天还教他们一个,怎么替别人打车,怎么自己打车,讲了两种方法。

我身边朋友一直很多。过去在缝纫厂,他们不会裁剪,我会裁会剪,就休息时间帮他们裁剪。我上班的时候我们主任都恨死我了,说还是你不上班的好。为什么?因为我一上班,我就会帮他们裁剪,裁剪了以后他们上班时间就会给自己做衣服。做睡衣,圆领衫,裤头。

现在我家也没有一天没有人的。明天又是聚会,我现在住的地方离以前的同事有一个小时路程,他们非要来,我也没办法。我不是长得比较胖嘛,他们就是,胖子,明天到你家,比如让我教他银行卡转账,他又忘了,买东西又不会评价了。现在不是评价会拿红包吗,给三块给两块。今天下午来个老头也是的,已经教他N遍了,他都不会,今天下午又帮他操作了一遍,一下子三块钱就到手。

上半年教他们淘宝,拼多多,怎么买东西,怎么评价后拿红包。我带他们买了好多好多东西,我反正看到什么好东西都推荐的。我这次带他们买这个老花镜,也很好,才3块。装它的那个可以直接贴到手机上面,把眼镜往里头一放,眼镜和手机就不离开了。

我就是带他们玩。上个学期带他们买蓝牙耳机,每个人买个蓝牙。蓝牙它不进耳朵,挂在上面,用得很舒服。我就教他们蓝牙是什么东西,教他们怎么连。这些新鲜东西对我来说,千篇一律。在我手里都不成问题,什么都会玩。蓝牙手表我都玩过。我现在就跟小孩一样了,一个人无聊,小孩的玩具到处买。

我现在玩游戏很少了,我现在看抖音,就比如说抖音里头,他就教你优盘怎么修复,我就把它记下来,我有好几个优盘坏了,就学。现在我喜欢玩这些东西。

我每天很忙,上百个同学,我都给他们留电话。我不嫌他们烦。现在老年人比较需要这个东西,我正好也喜欢这个东西,所以我就教他们。我不厌其烦地给他们讲。他们如果说夫妻两个人的话,我就叫他们一个人通话,一个人手机屏幕对到另外一个手机,通过这个手机教他怎么点,所以夫妻两个的我都教得很好,就是像家庭教师一样地教。

我是怎么想的?我一个人在家也没事,小孩也大了,我就想他们这些人信佛教,信基督教,我说我什么也不信,我信我自己,我多做点好事就行了。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中国网络消费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网络消费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络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中国网络消费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热文

Copyright @ 2011-2020 labs.sos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AI网 版权所有
邮箱投稿:553 138 779@qq.com

备案号:豫ICP备2002287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