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消费网 >  科技 > > 正文
剧本杀之后 年轻人“捧”起的自拍馆 也是赔本赚吆喝?
时间:2021-10-25 11:06:31

文|AI财经社 杨俏

编辑|陆佳

想象一下这样的场景。一个不足百平米的空间里,在布置成老港式风情的布景中,一群年轻人穿着复古旗袍,手拿古风折扇,在略带幽暗的灯光中摆出各种姿势,用蓝牙遥控器指挥相机拍下一张张照片。而这些“港风情调”的照片,被他们分享到朋友圈或者是微博、小红书甚至是抖音等平台的社交账号里。

这一套流程下来,没有摄影师的“指导”,也没有灯光师辅助,所有的姿势设计、换装、配置道具都由顾客自己完成。一位90后的自拍馆创业者告诉AI财经社,除了最近流行的港风之外,一般自拍馆中,可以有十多种不同主题的场景供用户选择,包括哥特风、哈利波特风、日式风、神明少女风、麻将馆风等。

这个不大的空间,就是时下在年轻人中流行的“换装自拍馆”。并且,这种形式的自拍馆在今年变得越来越火爆,成了他们休闲消费的新场所,大有取代之前流行的剧本杀之势。

不少人疑惑,在照相馆一度落寞的情况下,自拍馆为什么就火了?它们所吸引的消费群体又有哪些?在这种投资成本不高,且容易复制的前提下,自拍馆这阵风又能刮多久?

有“钱景”的自拍馆

现在的年轻人们,早已适应了在线社交,拍照、去网红旅游地打卡,然后在朋友圈“晒照片”互动,几乎已经成了他们的社交日常。对于网红博主和主播来说,分享带有个人风格、有时尚感的照片,更是日常工作和吸粉利器。

但是,你可曾想到,这些被晒出的不同风格的照片,却有可能是在仅仅不到100平米的同一个地点“打卡”拍出来的?

90后创业者黄逸在北京开了一家96平米的换装自拍馆,由于自己是学设计专业的,她在自拍馆里亲自布置了近10个场景,包括12个不同的主题风格。据了解,她是与两位合作伙伴一起,于2021年5月份开了这家小店,目前她是该店的主要负责人。

“当初开这家店主要是因为,这已经是个新兴行业的小风口了。而且开这类店前期投入成本低、模式容易复制,加上这类业态比较受女性消费者欢迎,经过商量后,我们就决定合伙开店。”黄逸说道。

黄逸透露,这家位于北京双井核心商圈附近写字楼内的自拍馆,目前每月房租成本在1万元左右,开店前期大概投入的成本有10万元,但是“开店只有4个月,基本上就实现盈亏平衡了”。

据黄逸表示,来自拍馆消费的很大一部分群体是“学生党”。“他们在这里比较自由,可以换不同风格的衣服,还能拍摄更多的照片。”

在这些年轻人眼中,自拍馆的魅力源自于社交性、沉浸感和新鲜感。

自拍馆的模式相比于传统写真馆的拍摄模式有所不同。除了不同风格的场景布置外,自拍馆还搭配了各种相应的服装、配饰;并且提供打光、自拍设备、道具等。但是却由消费者根据爱好自行选择服装、场景拍摄,具有了更大的自由度。

相比起找职业摄影师团队拍照,自拍馆更具“高性价比”,照片也“随拍随有”。美团平台上显示,只需要100元左右就可以在自拍馆体验2小时的拍照。多位消费者也对AI财经社表示,在自拍馆花费了不到200元就能拍摄200多张照片,而在传统写真影楼拍摄,价格最低也需要上千元,出片时间也相对较慢。

在自拍馆里展现“自我”的年轻人们,也乐于在短视频和其他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体验,让这门此前不受人关注的生意在“滤镜”和网红效应中逐渐放大。有不少消费者对AI财经社表示,自己来自拍馆拍完照之后,都很乐意在社交平台上分享。

值得注意的是,年轻人们通过自拍馆实现“自拍自由”的同时,涌入自拍馆的还有一批“网红博主”们。黄逸说,来她的自拍馆拍照的这些网红博主们,认为这里的场景布置更符合他们平常拍摄照片的风格。通过其他网红渠道,还有人“慕名而来”。

黄逸家的自拍馆跟抖音、小红书上面的博主已经进行了合作。“我们与网红博主们是互惠互利的。探店类的博主可以积累她们的探店频率,也可以帮我们售卖产品、获得提成。”黄逸说。但她选择合作的主播,也是根据她们的粉丝量来进行判定的。

这类合作已经给她的自拍馆带来了“网红效应”。她表示,目前的顾客里,大约有30%左右是这些网红博主们带来的。

(图源/小红书截图)

90后超超在2020年就萌生了开自拍馆的想法。今年10月份,超超与另外两位合伙人在成都春熙路太古里开设了一家超300平米的“高空换装自拍馆”。

超超告诉AI财经社,自己此前从事过短视频、直播等行业。在疫情期间,很多主播无法出门,而直播的网红博主们拍摄短视频又需要大量的服装、道具和场景,超超就是为了解决他们的“痛点”,决定开设这家换装自拍馆。据了解,超超的门店是成都最早开业的一批网红自拍馆之一,在当时的成都,换装自拍馆的数量还不足5家。

这家自拍馆是一个复式小楼,坐落在成都最繁华的核心商业圈地带,租金一个月要2万多元,店里铺设了十多个场景,在一楼大厅还设置了下午茶休闲区域。现在,随着网红博主们的传播,来这里慕名打卡的游客也一批接一批。

超超表示,现在网红博主占店里顾客的比例能够达到40%。“他们有自己旺盛的社交和拍摄短视频的需求”。对于换装类博主而言,自拍馆里提供的丰富道具、服装、场景可以节约拍摄成本,让他们能以较低的成本投入产出更丰富的内容;探店博主们也能提高自己的探店频率。

超超说,自己的店开了1个月之后,就已经实现了盈亏平衡;目前,店铺每天的客流大概能稳定在10人左右。

目前,小红书当中关于自拍馆的种草笔记数量已经超过了21万。在大众点评平台上,AI财经社搜索发现,仅北京就有近55家自拍馆。

自拍馆兴起,也有人“踩坑”

自拍馆和当年的“大头贴”,有着异曲同工之处。据了解,自拍馆属于“舶来品”,在2012年就已经在国内开设了,但一直没有引起较高的关注。

近两年,随着线下娱乐方式更加丰富,类似剧本杀等沉浸式线下娱乐体验获得了越来越多年轻人的认可。“颜值经济”和网红经济的作用下,通过网红博主们的营销,自拍馆也开始引起了更多消费者的注意。

众多创业者也开始入局。企查查数据显示,自2019年起自拍馆企业注册量开始增加,在2021年前三季度注册量达415家,同比增长356%;截至2021年10月8日,国内现有的自拍馆相关企业已达到839家。

不久前,根据2021年百度热搜国庆大数据显示,自拍馆在今年国庆节假期热度高涨,走红全网,登上了国庆期间娱乐活动相关搜索热度的TOP 10。

影楼仍然是吸引着资本注意的生意。定位于古风摄影的盘子女人坊,已经开出了40多家直营店和接近200家加盟店,并在去年年底获得了上亿元的融资;成立7年的海马体照相馆也已经开出了300家门店。

尽管自拍馆还没有得到更多资本的青睐,但在创业者们看来,它和传统照相馆已经“过气”的模式不同,也具有更大的延展空间。

黄逸认为,相比于传统写真影楼,自拍馆更具有明显的社交属性。另一位从业者也表示,自拍馆实际上更像是一个休闲娱乐的场合,而不是专门摄影的场地。在美团平台上的分类里,它也是被划分到了休闲娱乐板块,而写真婚纱类则属于生活服务项目。

据了解,目前不少从业者,在自己开设自拍馆之外,也在为首次入行的创业者提供场景设计以及采购物料等服务,辅助其加盟开店。据一位从业者透露,在150平米以内的房间开设自拍馆,在场景设计以及物料采购等方面的加盟费用,大概需要1万元左右即可。

不过,在自拍馆规模逐渐扩大的情况下,也有人“踩了坑”。90后刚毕业的章宛,在大学时期就已经有了摄影和写真经验,毕业后,她决定开一家换装自拍馆。但由于没有经验,她决定寻找其他商户提供服务。

在去年,为了赶上国庆消费高峰期,章宛在一户商家承诺了“一个月能完成开店”、“可以很快缩短回本周期”后,选择了付费加盟。但在加盟过程当中,该商家提供的物料清单价格比市场高出2-3倍,后续的宣传服务、运营等都没有到位,导致章宛未能如愿在国庆前开店。同时,她已经支付的加盟费用,基本上算是“打了水漂”,无法退回。

(图/自拍馆场景,AI财经社摄)

自拍馆真是门好生意吗?

创业门槛和投入低、模式易复制,让涌入自拍馆行业的创业者越来越多。然而目前仍没有资本入局,规模化的头部商家也是寥寥无几。同时,自拍馆生意多数属于“一锤子买卖”,消费者一次体验完所有的场景后,就很难再次消费,“复购率低”成为了整个行业普遍面临的问题。

在成都的超超为了拓展更多的业务模式,在自拍馆一楼大厅设置了下午茶休闲厅,既可以为等待的顾客提供休憩的场地,也可以将其作为拍摄道具,用在拍摄当中。

自拍馆的核心在于场景,对于从业者而言,场景的更新迭代显得尤为重要;但同时,馆内的场景也很容易就被他人“复制”走。为了留住老顾客、保持新鲜感,自拍馆的老板们需要定期推出新的场景,这无形中增加了运营成本,也给他们增加了考验。自拍馆主咸柠说,现在他每周都需要推出新场景,比如为了万圣节,他准备了哈利波特的主题场景;但更替场景的成本一般不低,在馆内,日式的沉浸式场景更替成本更高。

为了扩展业务范围,黄逸曾想过将自家的场景开放给网红主播作为直播场地,但是在价格上,总是不好谈拢。她也计划,下一步考虑是否可以做一些同样是线下沉浸场景的业务,比如干脆和剧本杀结合。

AI财经社摄

但他们在探索新的商业模式的时候,有的店家已经开始悄然退出了。

有业内人士透露,由于受众局限、店铺间同质化竞争严重,近半年来,北京已有两成自拍馆倒闭了。这个行业赛道其实没有太多的想象空间,市场容量是有限的,“除了一些早入局的玩家能够享受红利之外,后来者几乎都是赔本赚吆喝。”

AI财经社发现,美团平台上,北京的一家“微笑一刻自拍馆”,今年5月还在正常营业,但目前已经暂停运营。另一家自拍馆刚开业不足6个月,在今年8月还处于正常营业当中,目前也已经停业。

在二手交易平台上,也有部分开店还不足半年的创业者,在出售自家自拍馆的服装以及道具。一位店家向AI财经社透露称,自己在一家小县城开了门店,顾客主要以学生为主,但是赚钱不多,仅开了3个月就关店了。

自拍馆兴起了。有人认为,它和剧本杀一样,站到了资本“入局”的临界点;但也仍有不少人在担心它的未来。上述几家店主们也向AI财经社表示了自己的焦虑:自拍馆目前主要靠口碑传播,必须要加强门店的前期宣传以及推广才能保证流量。同时,经营模式简单的自拍馆,如何为消费者提供更好的消费体验、带来更多的用户“破圈”,还是一个难题。

(应受访者要求,超超、黄逸、咸柠、章宛等均为化名。)

本文由《财经天下》周刊旗下账号AI财经社原创出品,未经许可,任何渠道、平台请勿转载。违者必究。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中国网络消费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网络消费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络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中国网络消费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热文

Copyright @ 2011-2020 labs.sos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AI网 版权所有
邮箱投稿:553 138 779@qq.com

备案号:豫ICP备2002287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