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消费网 >  科技 > > 正文
帮助老人跨越这道“智能鸿沟”,当“70、80后”遇上智能时代
时间:2021-02-02 11:48:43

疫情期间,你会发现几乎每个公共场合的门口都会聚集着几位面有难色的老年人,有的不熟练地翻出自己的健康码,有的则找来找去也找不到。在这个方方面面都被智能设备充斥的时代,老年人也裹挟着加入了这个洪流,或主动,或被动。帮助老人跨越这道“智能鸿沟”,我们需要多点耐心,多点举措。

他们追的不是时代,是儿女

◎金陵小岱

这比大清早排队买特价鸡蛋的老人家高端多了!本“贤媳”很是自豪

还没结婚的时候,我去婆婆家吃饭,我公公为了表示对他未来儿媳妇的欢迎,特意煲了一锅汤。他特意用普通话严肃地对我说道:“今天这个汤集合了南北特色。在黄河以南,这排骨汤是放黄豆;在黄河以北,排骨汤是放山药。而我,放了黄豆和山药……你要好好喝一喝。”

你能想象吗,我公公这样一个不苟言笑的退伍军人,居然有一天会成为“网瘾老人”。

起初我公公只是注册了微信,方便跟我们联系。他给自己取名为“都统”,每当有事,他都会用自己毕生所学的文言文给我留言。比如本来只是想告诉我婆婆回她自己娘家了,他偏要写道:贤媳,汝婆母已归家。

玩了一阵子微信后,我公公似乎对于自己的“成长”有了新要求,当他看到微信好友发来的各种链接以后,他学会了网购,尤其偏爱并夕夕。于是我经常收到群发链接砍一刀。砍一刀也就算了,这链接上的措辞跟我公公本人还发生了反差萌。某天我一觉醒来,发现我公公在凌晨四点给我发了一条微信:“亲爱的,就差这么一点点了……”

我尴尬之余,作为老人家的“贤媳”还是帮忙砍了一刀,但很快,我妈也给我打电话了:“你公公最近怎么了啊!天天给我发微信,天天并夕夕!昨天竟然对我说‘小可爱,求求你,帮帮我’……我以为他手机被偷了!”我跟我妈解释说我公公在分享链接的时候,也不知道系统会生成什么样的文案,就当没看见吧!

我公公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继续坚持让人帮他砍一刀,而他买的各种商品,喜欢的,不喜欢的,都要分给我们一份。每次来我们家“查房”都要带上一堆网购战利品。我倒不心疼他的退休工资,只是觉得这么大岁数了,拎这么多东西,千万别累着。

又过了一阵子,我公公不知道从哪里发现了我的公众号,这一下他可兴奋了,天天转发我的文章给他的老同事。他基本上都是群发,因为我能看到他附上的一句话:“我贤媳写的,你们学习一下。”这也太自信了吧?分享归分享,他还不忘给我打赏,只要我一更新,必定会给我打赏20块,有时还要留言:“勿忘初心,方得始终!”

作为一个手机玩得溜的老人家,我公公这几年的自信心大增。疫情期间,不管去哪里,他都能精确地找出他的健康码,常常晃着他的手机屏幕,高傲地伸出手,让人测量体温,举手投足间都是自信。遇到不会的,向来高冷且不爱与人多言的公公又会转身耐心地教人家怎么搜,最后在别人感激的目光中离去,深藏功与名。

因为喜欢玩手机,我公公还给自己换过几个智能手机。前些日子回去,发现他还学会了下载各个平台的APP,尤其是疫情期间买菜,切换自如,迅速学会了如何在各个电商平台上比价,如何薅羊毛。这比大清早排队买特价鸡蛋的老人家高端多了!本“贤媳”很是自豪。

按理说,我公公使用智能手机的水平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了,我们小辈不用操心了吧?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只要我们有一阵子没回去了,我公公就打电话给我们:“我的这个手机出现了一个问题,你们回来帮我看看啊!”而通常,我们回去后,发现手机根本没有什么问题,公公也不像电话里那么焦虑了。他会眯着眼睛,语气里都是掩盖不住的敷衍:“哎!你们看看!这个屏幕如何解锁啊!你们看看!电信有没有多扣我钱!”

接二连三,连续好多次都是这样。一个会玩微信,会网购,会下载APP,还能教别人找健康码的人,为什么总会有这些非常简单的困扰呢?后来我懂了,公公的手机没出问题,他是想我们了。他们那一代人很难将自己内心的真情实感表露给儿女,再爱再想也说不出口,只会用这样奇怪的方式把我们“骗”回去。对于他来说,智能手机拉近了他与社会的距离,但有时太智能也不好,因为我们能看到他的动态,反而很少去主动问候,这倒成了他内心最大的一个BUG。

前几天,我婆婆还问了我一个很奇怪的问题,问我先生大学时的一台笔记本开机密码是多少,我问她要这个做什么,她说她想学会用电脑,这样就能知道我们在网上都说了些什么。我虽然跟婆婆开玩笑说开机密码可能是我先生前女友的生日,但心里却有点说不上来的滋味儿。智能手机方便了我们的生活,但在它的后面,还有一群正与它赛跑的年迈父母,他们那样地充满期待,像年轻时那样全力以赴地奔跑。他们并没有在追赶时代,而是在追赶儿女。

网都上天啦!

◎蓝色季风

她儿子真没少下软件,可惜一样没教她用

空乘亲切靓丽,声线极是柔和:“请扫码,下飞机会检查的。”

“美女,这字太小了,帮我调大点吧。”

“不好意思,人很多,要不您自己先填?等我忙完再给您看。”

疫情期间,各地防疫严格政策却不同,此地的码到彼地是没有效用的。为了行程快捷赶紧扫码,屏幕上跳出一页表格,犹如细密的蝌蚪文,它们列队整齐,我只字不清。想起候机大厅里的大叔,举着手机找人看:“帮帮忙,我忘戴眼镜了,这通知说的什么?”

翻腾书包找老花镜,旁边阿姨悄悄伸过手机来:“姑娘,帮我弄一下行吗?”哎哟喂!得有二十来年没人叫我“姑娘”了,再看她一脸怯生生,瞬时善良爆棚:“好,我给您弄。”

转头目测,阿姨估计是第一次坐飞机,一个小布包搂在怀里,空乘提醒几回塞位子底下,她都重新捡起来紧紧抱着,坐那里很不舒服的样子。

“我没用过这个,这个微信是为了出门刚弄的,我儿子说不装上不了飞机。他还给我装什么宝啊,什么的,装了我不会用啊!”人老了,果然絮叨。“我给儿子看孩子,老伴儿在家,他病了,要不我不坐飞机。不过听我儿子说,现在坐飞机比高铁还便宜,他从手机上买票优惠。”

有一耳朵没一耳朵,边听边给她填表,问起她的材料才知道,“阿姨”不过59岁,比我大不了多少。“好了!”还给她手机,顺便告诉她下飞机怎么给人家看。阿姨笑起来挺好看,估计年轻时是村里的漂亮姑娘。

“哎,姑娘,我看你有耐心,能不能教教我啊?我儿子媳妇都急,教我两下就烦了。可在大城市里,不会用都出不了门,去超市要扫码,带孩子去公园让我上手机约门票,我不会就不能进,害得小孩子也跟着进不去。刚才来飞机场,我儿子着急有事,我让门口保安帮我弄,他说他忙着呢,没工夫。我只好打电话叫儿子回来,他特不高兴,说就请了半天假。”

这位大不了我几岁的“阿姨”,眼里都是委屈。“大姐,我教您!这东西可简单了,您记着,越先进的东西越简单,因为科技成果是方便人类的。”

“哈哈,你真会安慰人。你们城里人有文化,我初中没上完,弄这东西可笨了,我自己孩子都不愿意教,我知道是因为我笨。”

“来,我证明给您看,是不是很容易。”我从包里翻出纸笔,对她说,“咱先讲好,别叫我姑娘了,我姑娘比你儿子小不了几岁。来,我给您讲讲,这个图是微信。”

“哎哟,姑娘。不对,妹妹,这里不行,没网。”基础不错,知道飞机上没网。

“大姐,您多虑了,咱们这架飞机有WiFi。”

大姐叫起来:“网都上天啦!”

讲课这事,咱是专业的,几十人的课堂,上千人的讲堂,都能把大家讲明白,更何况一对一的小讲座啦!边翻屏边画画,充分发挥课堂笔记的作用。先给她的手机屏幕做项目归类,金融、通讯、购物、娱乐,她儿子真没少下软件,可惜一样没教她用。

四个文件夹干净整齐,老姐姐一秒看懂。再把常用的图标按形象记忆法逐一讲授,“微信”是两个人脸气泡,那是俩人小声说话,所以是“微信”。“天猫购物”是只半张脸的猫,玉皇大帝家的猫被云彩挡着脸呢,所以是“天猫”,那地方买啥有啥。没等我发挥,大姐发挥上了:“天鹅到家”,天鹅干净漂亮,所以是搞卫生的。哈哈,学习力不是一般的强。

购物怎么选,选好怎么放进那个小车图标里,结算她儿子都给设置好了,大姐三下五除二,已经学得差不多了。

两个小时的飞行一下子变得匆匆,即将落地前大姐总结发言:“这科技还真是方便人的,简单啊!”

“是吧!我就说科技是让生活简单的。”顺便把笔记纸交给她,“忘了什么看这个,都有。”

“也不全对。”大姐笃定地看着我,“对老人不友善,出个表都是小不点字,扫个码都是看不见的提示。你戴镜子看都不清楚,是不是?”

得,被她发现了。高科技时代,学会使用智能产品并不很难,但对于老年人,表格的密集,字迹的秀气,验证码的讳莫如深,实在是难为人。这是个科技高速进步的社会,同时也是老龄化社会,是否可以让科技对老龄者友善一点呢?恐怕,时代前沿狂奔的人们,还需要更多人性化思维哟。

父亲的“夺命连环”视频呼

◎美丽羔羊

手机上付钱?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心里能踏实?

那天回老家,听到一个震惊的消息,父亲换手机了。

换成你我,换手机这样的事情,就像在菜市场把白菜换成萝卜那样简单。但是对于父亲,却像是一场革命。

父亲用老年机十多年了,当年在一家旧手机门店,花200元钱买的。那时还没有智能机,手机的作用也仅限于打打电话,没人会取笑什么。后来日月换新天,手机变成了掌上电脑,兼而又成了电子钱包。这时候还拎着一部老年机,多少有点“不知有汉无论魏晋”的意思。

我们都劝父亲,赶紧把手机换掉,又不差那点钱,是不是?再说,面子上也过不去。父亲坚决不同意。他一下一下按着数字键说:“你听听,一点毛病没有,打电话比开着麦克风声音都亮,非要糟蹋掉干啥?”

我耐心地给父亲普及知识,现在的手机,不光是为了打电话,还能看看新闻,听听音乐。最重要的,出了门,不用带钱包,就可以走遍天下。

父亲轻蔑地哼了一声:“你们年轻人就喜欢花花道道,放着电视不看,非要在这么小的屏幕上折腾眼睛。手机上付钱?对方是谁都不知道,心里能踏实?”

父亲七十岁了,七十从心所欲,不是两三匹马就能拽回来的。只好一声叹息,作罢。

那天,见到父亲新买的智能机,我的心里着实震惊了半天,偷偷问母亲:“怎么就想通啦?”母亲撇了撇嘴:“还不是他那帮在外地的学生?七十大寿那天,打电话给他祝寿,说着说着,就要视频。他那个破手机,哪能视频呀?结果,放下电话就吵嚷着去买手机了,拦都拦不住。”

原来是虚荣心作祟。

父亲很虚心,像个小学生,一点一点问我们智能机的用法。首先是下载了微信。我们为他想了好几个昵称,父亲都不满意,皱着眉说:“花里胡哨的,我看叫‘老郑’就行。”怕教多了记不住,我重点教了他微信的用法。怎么打电话,发语音;又怎么发红包,购物支付。

父亲很兴奋,他再也不摇晃着学究脑袋,顶着我们往南墙上撞了。

没想到,教会了父亲后,我的耳根就再没有清净过。父亲的电话接二连三,从不管有事无事何时何地,狂轰滥炸。而且,他打来的,都是视频电话。一打开,我这边的情况一目了然,连点小隐私都掖不住。有时候刚冲完澡出来,有时候跟狐朋狗友正在推杯换盏,甚至有时候和文友在优雅的茶室喝着茶,到处氤氲着小资的情调,父亲的视频电话就过来了,像一个没打招呼就贸然到访的江湖大汉,风风火火,横冲直撞。你不理,他就一直打,锲而不舍,好像知道你就等在电话边似的。

我不只一次地劝父亲,能不能别开视频?很多场合,不方便的。父亲说:“我都是拣着下班时间打,有啥不方便的?难道你这样子,还怕让人看?”一副理直气壮的派头。不光跟我,父亲跟所有人通电话,只要他是呼叫者,都是视频邀请的状态。起初,人家碍于面子,还接着。后来,电话那一端就再也见不到人影了。这让父亲很是懊恼,见了我就唠叨:“发明个视频,不就是让看的嘛。不让看,我花这么多钱,买个智能机干啥?”

你瞧瞧,蛮不讲理,哪像个要面子的人民教师?我说:“你要真想看人家或者被人家看,打完电话,可以来回再发个自拍,效果一样的。再说,智能机的用处多啦,你可以用来支付,亲戚朋友结婚啦升迁啦乔迁之喜弄璋之喜,你都可以发个红包,拇指一动,省了两条腿多少工夫。”

父亲像是听进去了,居然没有钻牛角尖儿,也没有撞南墙,默默拨弄着手机,不再说话。

过了段时间,儿子生日。晚上回到家,刚摆上蛋糕,点上蜡烛,还没等许愿呢,手机就“叮咚叮咚”地响个不停。打开,吓了一跳,长长的一溜红包,数了数,整整十个。

父亲的视频邀请又过来了。我嗔怪道:“爸,您累不累呀?”父亲说:“没办法,一个红包只能包200元。”我呵呵笑起来:“一个转账不就解决了?非要发这么多红包。”父亲在那边“哦”了一声,接着说:“你让孩子开红包,一个一个开,孩子高兴。再说了,分开发,孩子也能体会到,一丝一缕当思来之不易。”

你瞧瞧,总是他有理。

人过四十不学艺?

◎李晓斐

从固执拒绝到欣然接受,这条路王大爷走了小半年

自从升级为家里的“大厨”,下班之后,我习惯到单位附近的菜市场转一转。一进菜市场,热闹和嘈杂的生活气息瞬间扑面而来,工作一天的疲惫瞬间烟消云散。

进菜市场,还有一个重要原因,我好奇地想看看王大爷今天又从自家地里拔了什么菜。和这个可爱固执的老头随便聊两句,看看他又get了什么新技能。

王大爷是城郊附近的菜农,一脸的沧桑,浑身透着一股子质朴。虽然只买两根胡萝卜,但我也讲究个眼缘,王大爷就这样从一群菜贩里脱颖而出。他手推一辆架子车(上世纪八十年代农村一种常用的运输工具),架子车上的适令小菜摆放得井然有序。对,就是这个井然有序,让我暗自给他打了很高的印象分。第一次买他胡萝卜时,我扫他微信付账,他非要现金,没有现金,这菜不卖!临走时,他还不忘告诫我:你手里的莲藕,只有一节是上品,其他的都不行。然后,吧啦吧啦地给我讲怎么辨别,虽然我依旧有些模糊搞不清。

回家后,经有生活阅历的婆婆一验,确实如此。还有,红萝卜确实是新鲜出土的。

第二次买菜,我就自觉在菜市场里来回转悠找他“移动的菜摊”,付账时,他固执地依旧只收现金。熟了之后才知道,他住在郊区,家里还有一亩二分地,也就种些家常的蔬菜,自己吃不完,就拉着出来卖一部分,挣些零花钱。新鲜无污染,毫无悬念我成了他固定的客源。有段时间,我总是提前放兜里些零钱,谁让他是个倔老头呢!买菜之余,我给他讲了人家八十岁的老太太疫情期间学会网购的事,他也只是当故事听听,一点也不心动,还直嚷嚷“人过四十不学艺”。

打破他执拗的老习惯,是因为收假币事件。一天下午我去他那儿买菜,他不像往日热情地打招呼,神情有点蔫儿。他告诉我刚才忙,好像收了一张假一百的,出于职业习惯我帮他验一下,确切地告诉他是假币,他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我乘机劝他办个收款码,又有语音提示,出错概率会小很多,他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第二天,他早早地来到我柜台,我帮他办了银行卡,又为他办了收款码,而后耐心教了他许多遍操作流程。

“以前经常被你们一群买菜的追着要收款码,我心里真烦。我一个老头,又不准备去外面看世界,也不喜欢乘高铁坐飞机,我就喜欢按原来的老方式生活。没想到,被生活推着往前走,我也与科技接轨了。”

熟能生巧,如今他用得溜溜的,终于打破了与“科技”的鸿沟,而且,学会了录视频发抖音,发些播种、浇水、收获的视频,他的菜在市场上更抢手了。

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智能终端充斥着我们的生活,我们的生活方式确实发生了巨大的变化,而唯一的法宝就是与时俱进。现如今,提起这事,他就感慨:真应了那句话——活到老,学到老,要不,真的被社会淘汰!

从固执拒绝到欣然接受,这条路王大爷走了小半年。但,不论是自愿或是被裹挟,王大爷最终玩转了智能终端。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中国网络消费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网络消费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络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中国网络消费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20 www.sos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网络消费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邮箱:9 070017 [email protected]

备案号:豫ICP备20022870号-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