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网络消费网 >  家居 > > 正文
阅文集团的免费制改革,正在大刀阔斧地展开
时间:2020-04-29 10:07:03

面对事发突然的管理层变动,港股投资者们送给原阅文集团联席CEO吴文辉一场气氛诡异的“欢送式”。

4月28日,阅文集团股价迎来14.40%的暴涨,成交量亦创出自2020年1月14日以来的新高6.55亿元。

事件背景是,阅文集团CEO吴文辉、总裁商学松、高级副总裁林庭锋等部分高管团队成员辞任,同时委任现任腾讯集团副总裁程武为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为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同时,阅文集团的免费制改革,正在大刀阔斧地展开。

4月28日,有多位起点中文网作者在群组聊天及相关论坛中讨论起点中文网对作者开出的新合同。一位起点精品作者王小虎向《互联网圈内事》确认了相关条款为起点新合同的更新内容。另一网文行业从业者志博对《互联网圈内事》确认,新合同的发布时间,在阅文高层的变动之前。

从更新条款看,新合同添加了多个条款,如否认平台与作者方面存在劳动关系或雇佣关系并承诺在作者实际收益超过200元后的三个月内结算当期收益汇入作者账户等。

不过,最受作者群体关注的,仍然是起点新合同中关于广告付费制代替订阅付费制的相关条款。

相关截图显示,起点提供的新合同5.4条款中规定,平台不排除以类似“点击观看广告/浏览指定页面/完成互动任务等形式以代替付费购买作品章节”等方式,向终端读者提供协议作品的订阅服务,且该等新型销售模式仍旨在积极销售协议作品,不应视为平台侵害作者利益。

只是,新合同的推广效果并不理想。免费阅读的条款内容,引发了不少作者群体的强烈抗议。

在龙空论坛的相关帖子下,有作者表示:“如果真的把自己的书拿去做免费,那就别管合同上的预计多少字,直接切,或者干脆十来万就完结,然后离开网站。只有大批作者在他们试验的时候离开,才可能会引起重视。现在说什么都没用。”

针对此事,《互联网圈内事》尝试与阅文人士取得联系,对方回应称,需通过正式途径联系团队,除非上级有要求,否则一概不接受采访。

1、阅文的“刮骨疗毒”

从阅文集团港股股价看,一个不能忽略的现实是,腾讯的出手,扭转了阅文的颓势。

从发行之初的历史最高价110港元,到腾讯出手的前一个交易日收盘,阅文股价已经下跌72.59%。在此期间,不计其数的研究者都在探讨同一个问题:“阅文的春天在哪里?”

如今,腾讯用强有力的管理层换血给出了答案——将付费阅读+买断分成的内容变现,转变为免费内容引流+IP衍生的流量变现。对此,资本市场用连续两天共20.37%的巨额涨幅报以喝彩。

网文行业从业者志博对《互联网圈内事》表示:“腾讯之所以搞免费阅读,主要还是这么多年来付费阅读的增长已经碰到瓶颈了,付费阅读的红利也都消失了。起点中文网上有相当多的作品都是在混全勤奖,除了占比例不多的部分一流水平的写手外,起点绝大多数时候都是倒贴钱的。”

在腾讯看来,坐拥海量网文IP库的阅文类似一个输液瓶,腾讯似乎比任何平台都更需要其中的养分。2019年,旗下酷我音乐和QQ音乐引入《庆余年》《斗破苍穹》等原著IP的有声小说。今年4月23日,由阅文集团提供版权、主打有声小说等长音频内容的“酷我畅听”APP正式发布。包括《盗墓笔记》《诡秘之主》《白夜追凶》等诸多超级网文IP的广播剧开发计划启动,其中不乏首次独家开发的IP。

背后是腾讯音乐突破天花板的意愿。2019年Q4财报显示,腾讯音乐第四季度在线音乐服务的移动MAU为6.44亿,同比与前一年持平,而环比呈现下降。社交娱乐服务的移动端月活也出现了负增长。

但阅文遭遇了新生血液供应不足的问题,例如去年年底大火的《庆余年》,在起点上实际是2009年就已宣告完结的老IP。志博表示,如今网文大神们脾气都很大,但新作又不行,近年来整个平台拿得出手的优秀网文太少,又因审查风暴下架了许多。阅文虽然靠他们赚钱,但让步也不小。

“免费对于大神来说相当于免费大力推广。”网络文学爱好者潘达对《互联网圈内事》表示,起点对于大神作品的盗版网站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某些大神甚至希望多出一些盗版,因为对大IP的衍生推进有利。“我知道的头部作者能转玄幻都转玄幻了,因为好改编影视,来钱快,也好出版。”

不同于以版权衍生收益为基本盘的网文大神,对于以线上内容为主的中小作者而言,免费化可能是一场灾难。在网文作者小墨看来,免费化有利于平台,它不仅使平台成本降低,对大IP的推进收益也会高于维系中小读者所付出的成本,但中小作者生存会更加困难。“他们将面临被大IP进一步压缩生存空间。”

在腾讯眼中,这更像是平台利益与作者利益抉择的岔路口。2019年财报显示,阅文的版权业务营收首次超过在线业务,且月活增长显著放缓,2019年MAU同比增长仅为2.9%。

志博对《互联网圈内事》解释阅文出现颓势的原因:“除了少数小说外都是充书库的,不少网文读者因此流失了,这比盗版还要严重影响网文行业的生存和发展。”

这是腾讯少有的、对旗下公司直接下场干预的时刻。作为腾讯娱乐生态的输液瓶,阅文IP的稳定供给,代表着腾讯一系列产品月活继续增长的希望。

2、网文作者的心愿

也有作者支持这场网文免费制改革。

暮雪是位学生,也是起点中文网的一位普通作者。他在平台上只有一部尚在连载中的作品,累计字数不足20万,创作天数不足50天。对于扑面而来的免费制风暴,他显得满不在乎:“我支持全免费,只要腾讯发工资就行。现在信息都有偿,时间就是金钱,这个道理大家都懂。”

在起点平台上,还有大量的“学生党”笔耕不辍,他们的目的是平台每月发放的全勤奖励,坊间调侃为“低保”。

志博对《互联网圈内事》表示,平台上有相当一部分的底层作者,每月600元全勤奖励是他们最为重要的营收。尽管起点每天4000字、每月600元的补贴是全网较低水平,隔壁的爱奇艺每天6000字能拿1600,但由于起点平台的补贴政策较为稳定,名气又大,很多新手来这里借平台的流量蹭订阅。平台为了保持对写手的吸引力,也乐于容忍这群写手混全勤奖,发点钱拿来补充书库,反正背靠腾讯不怕倒。

很难有人能统计这批“低保户”的实际数量。这些群体以学生为主,不少人一边怀着一腔热血在创作,一边也在期待着每月600元的额外收入。甚至有人通过AI识别的写书软件混“低保”。一个共性是,他们当中很少有人能在平台熬出头。

而对阅文免费制改革最敏感的,反而是所谓的中层作者。

王小虎是起点精品作者,在平台上,这份头衔意味着平均每部作品的平均订阅数在3000以上,是非常难得的成绩。通过网文写作,他的每月收入在万元以上,但不享受五险一金。为了这些收入,王小虎的工作强度堪比普通白领,每天需要6-8个小时来准备创作,且没有周末休息。

在王小虎看来,由用户对VIP章节付费而获得的订阅费是中层作者的生命线,大部分中层作者的订阅费占到总收入的80%左右;其他部分为打赏收入,全靠随缘;全勤收入每月600元;此外还有半年奖,可使作者每年多拿到3个月左右的稿费。

而免费制改革后,王小虎享有的订阅收入势必将缩水或者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广告分成。对于这一模式,王小虎及其朋友圈中的大部分中层作者并不支持,也不喜欢。

“如果更改后收入不理想,我可能会更换平台,选择更换能够保障生活收入的网站。”王小虎说道。

“因为收费模式中,订阅费是可以准确看到订阅数和支持自己的核心粉丝的反馈,从而调整自己的节奏、思路,让书更好地在自己的精神内核基础上,让读者接受。“王小虎表示:”而广告费具有不透明性,我们并不知道能分到多少广告份额。而打赏从来都只是添头和不稳定收入,我们正常视打赏为意外之喜,而不是主要收入。”

对王小虎来说,广告分成收入最大的问题,在于它的不确定性。此前,塔读、番茄、连尚都曾尝试过广告付费制,都火了一时,但随即计入瘫软期,内容同质化严重,整个平台的内容质量都下降到了一定层次。免费制将这些平台的规则从内容为王扭转为吸睛为王,尽管在短期内有激活作用,但不利于长期发展。

但在抱怨之余,这位在起点平台耕耘了50多万字的作者对平台的希望并没有放弃。王小虎表示,希望腾讯让自己判断错误一次,在收入方面带来更多的可能性。如果广告能带来稳定提升的收入,相信大家都更愿意留在起点,毕竟这里是梦想之地。

在谈话结束时,王小虎没有忘了叮嘱《互联网圈内事》:“记得帮忙写一下对阅文新管理层的期盼和展望,希望他们能够用实际行动来获得作者们的推崇和爱。”

注:文中王小虎、志博、小墨、潘达、暮雪均为化名

版权声明:
    凡注明来中国网络消费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中国网络消费网所有,未经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网络消费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除来源署名为中国网络消费网稿件外,其他所转载内容之原创性、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自行核实。

网站首页 |网站简介 | 关于我们 | 广告业务 | 投稿信箱
 

Copyright © 2000-2020 www.sosol.com.cn All Rights Reserved.
 

中国网络消费网 版权所有 未经书面授权 不得复制或建立镜像
 

联系邮箱:9 070017 99@qq.com